<code id="ms6qq"></code>
<option id="ms6qq"><xmp id="ms6qq">
<tr id="ms6qq"><wbr id="ms6qq"></wbr></tr>

新聞

32歲已成首富的他 如今斷臂求生 旗下業務賣身阿里?

導讀】網易考拉賣身阿里,無論是傳謠,還是傳播,總之消息已吹遍互聯網的大街小巷,網易考拉一夜之間成為成為焦點。

  網易考拉賣身阿里,無論是傳謠,還是傳播,總之消息已吹遍互聯網的大街小巷,網易考拉一夜之間成為成為焦點。

  如果收購實錘,阿里自然受益;如果子虛烏有,丁磊偷著樂,總之這個消息對網易考拉來說是百利而無一害。

  阿里巴巴和網易考拉的回應是“不予置評”,而不是“對造謠者保留追究法律的責任”,一次來看真有點風來浪起的感覺,畢竟一般的“不予置評”都被時間 “打臉”。

  知乎巨額融資,有專家指出,尋求資本運作,往往是逃離困境的關鍵一步。那么網易考拉賣身阿里,是不是也因遇到困境呢?

  再造一個網易

  這事還得從2016年在烏鎮舉辦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說起,時值網易考拉和網易嚴選并駕齊驅,成為拉動網易的兩架馬車,迎來了網易的高光時刻。

  32歲已成首富的丁磊,在大會上豪言,未來三至五年,網易考拉市場規模將達500億到1000億,在電商領域再造一個網易。他敢于在馬云、劉強東等電商巨頭面前夸下海口,一定有他引以為傲的法寶,那就是考拉CEO張蕾。

  曾在游戲領域"悶聲發大財"的丁磊,突然有一天升起一種巨大的使命感,要讓好的產品服務中國。在這種情懷的激勵下,其欽點虎將張蕾,扛起網易電商大旗,帶著其情懷殺進電商領域,網易電商平臺橫空而出。

  2014年,海關總署接連出臺了兩項關于跨境電商的文件,不僅從政策上承認了跨境電商,更放出了巨大的“政策紅利”。這一先機,不只是被小紅書毛文超發現了,丁磊同樣也嗅到了,他任命網易老員工、技術派干將張蕾掌舵網易考拉。

  張蕾以極高的執行力著稱,氣場十足。她雷厲風行,奔赴各地的保稅區考察、合作,很快組建了專業電商團隊。

  為了支持網易考拉,丁磊不僅給予200億美元的資金扶持,還有網易主要流量入口和7億用戶流量,而且還親自帶隊赴國外考察,簽下眾多知名品牌

  眾志成城,努力終于有了回報,據網易2016年Q4財報顯示,以網易考拉為首的電商業務迎來高速增長,全年凈收入近37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235.7%,成為網易的“造血”新業務。

  他有一個夢想

  張朝陽曾說,我什么都不缺,但就是很痛苦。32歲就成首富的丁磊何嘗沒有體會過這種滋味?在他心中一直住著一個電商大咖,他想成為那樣一個人,就像張朝陽從未放棄布局社交的夢想一樣。

  1993年,丁磊從電子科技大學畢業,四年后,其創辦了網易。2000年,丁磊帶上網易登上納斯達克。網易上市三年后,丁磊就成為中國首富。成為首富后的丁磊,依然充滿焦慮。

  小鵬汽車何小鵬曾說,那時丁磊就不太看好互聯網,他覺得這個行業是運營商控制的行業,背景是丁磊曾被某省數據處處長訓話一小時,所以當時借了80萬給何小鵬創立UC,而不是投資。但是創辦拼多多的黃崢就比何小鵬幸運,他得到的是首富的大手筆投資,而不是借款。

  如其說丁磊更看好黃崢,不如說他看好的是電商。在此之前丁磊已進入電商行業嘗試,他曾在網易商貿頻道上線了網上拍賣、虛擬社區、收費主頁、同城約會等類似于B2C模式的服務,但最終都無聲無息地消失了。

  但他心中的“電商夢”一直都在,直到2014年政策紅利來了,他以跨境電商為切入口,進入了夢寐已久的電商行業,并且在張蕾的日夜奮戰下,戰績不菲,躋身跨境電商前排。

  初戰告捷,丁磊嘗到了電商的甜頭,看到了電商的潛力,他再接再厲,緊接著上線網易嚴選,由另一大將柳曉剛掌舵,與網易考拉成為拉動網易的兩架馬車。

  至此,異軍突起的網易雙管齊下,奠定了其在電商江湖的地位,同時也在丁磊的“電商帝國”劃了一個圈。

  網易考拉成“雞勒”

  然而好景不長,網易考拉是賺了吆喝不賺錢,為網易創造了營收增長,但在利潤方面卻長期拖后腿,“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”。

  2019年,剛好是丁磊豪言后的第三年,可惜流年不利,昨日傳出阿里欲以20億美元收購網易考拉。其實早在今年2月份,就曝出網易計劃合并亞馬遜中國海外購業務,以此來看,丁磊的電商事業早就遇到了瓶頸,兩架馬車已然拉不動網易了。

  網易考拉的主要問題一是“自營倉儲”的高成本,二是供應鏈的可控性無法保證,平臺“售假”一直是其難以根除的頑疾。曾經的雅詩蘭黛事件、加拿大鵝羅生門等都引發外界對其貨源的質疑,所謂自營與第三方賣家可能并無本質區別。

  為了解決假貨問題,考拉希望與亞馬遜合作,獲得亞馬遜海淘業務在供應鏈上的支持,才傳出考拉與亞馬遜中國海外購業務合并,但隨著亞馬遜中國宣布將停止為第三方賣家提供賣家服務而結束。

  網易電商業務的毛利率一度低至4.5%,其主要原因是考拉拖后腿,網易嚴選的利率始終維持在10個點之上,在此情況下,網易考拉“被處理”是遲早的事。原本在網易考拉頁面中的丁磊肖像早已悄然撤下,換成了考拉CEO張蕾的肖像。

  而在外部,網易嚴選被市場驗證成功后,“米家有品”“淘寶心選”“京東京造”等迅速竄出,在此背景下,丁磊唯有斷臂求生,以犧牲考拉換得網易嚴選更好的發展。

  不同于此前的以亞馬遜對考拉注資的形式,吸納部分亞馬遜資產的合并,此次可能是直接 “賣身”的收購,犧牲網易考拉,獲取電商企業包括資金在內的資源支持,保住網易嚴選。

  拼多多真的不需要?

  傳聞此次收購考拉的除了阿里,還有拼多多,但面對阿里的“不予置評”,拼多多選擇的是“否定”。

  從網易角度考量,考拉要想突破,依然需要不斷燒錢,若背靠阿里,不僅有資金優勢,而且無需擔憂海外供應鏈體系,能以資源優勢為網易嚴選服務,提升自營電商效率;從阿里的角度來看,跨境電商一直是其重點布局,若能收購考拉,對天貓國際業務在中國跨境電商中的地位提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  無論是合并還是收購,二者若能牽手,必將加速跨境電商行業的洗牌。根據相關報告,跨境電商的交易規模有望增至10.8萬億,在一個新十萬億市場上拼多多在怎能缺席?

  拼多多被視為電商“第三極”,占據了下沉市場的大部分份額,但其在跨境電商領域,并無太大建樹。在這個“唯快不破”的電商時代,“未雨綢繆”發力跨境電商,恐怕是黃崢不得不考慮的問題,在2018年進博會上,其表示3年招募50萬家海外中小商家入駐。

  如果黃崢有意“攪局”跨境電商,那借力網易考拉將是不二的選擇,因為無論從商業布局或者人情關系上來講,他都是有天然優勢的。

  大學期間,黃崢崇尚“技術會友”,以此結識了當時的首富丁磊,丁磊將其介紹給了段永平,段永平對其非常器重,進行專業指導。特別是段永平拍下巴菲特午餐后為其預留了一個重要位置,開拓了其商業眼界。

  2015年,黃崢創立拼多多時,丁磊和段永平都是其主要投資人。換句話說,丁磊目前還是拼多多的股東。如果千里馬想“馱”伯樂一程,伯樂豈有不愿之理?

  商城如戰場,爾虞我詐,亦真亦假,不能不信,不可全信。阿里收購考拉,信也好,不信也罷,總之,你認真就輸了!任何事也不能逃過時間的火眼金睛。

  本文轉載自:http://www.dsb.cn/104494.html

聲明:本文章為會員Renteng于2019-08-21分享,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。
品牌服裝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  • ①本網原創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,未經本網書面允許禁止轉載;
  • ②轉載其他媒體稿件只為傳播更多信息,本網不承擔稿件侵權行為與連帶責任。
  • ③文章中的內容或圖片如有不良/侵權信息,請立即聯系我們。
  • 電話:0755-88839690 QQ:1256776588
午夜福利社150部合集